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天黑别闭眼[无限] > 古墓怨0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jpcmpv.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住家,朱洪先问单飞宇和许征在调查的情况。

  单飞宇言简意赅地把经过说了一遍,最后总结道:“村里没发生过什么怪事,村民们应该都不知道诅咒这件事。”

  朱洪说:“我们在墓里转了一圈,那些文物都运走了,留下来的是壁画,好看是好看,但没什么特别的,看不出有什么古怪。总之一点线索都没有。”

  “其实……”单飞宇看了眼许征在说,“我们可能找到了诅咒是什么了。”

  成尚志和黄曼文本来神色淡淡地看着朱洪和单飞宇交流信息,得知没什么消息心里还有点失望,乍一听单飞宇这话,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他。

  单飞宇说:“没在村民那儿问到关于古墓或者诅咒的事,但我们发现村里几乎没有小孩子或者年轻人,最年轻的都三十几岁,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车前村已经三十年没有小孩子出生了。”

  朱洪神色一凝:“你是说……”

  “我们调查过,就算是搬走了的也还是没有孩子。”

  单飞宇说:“所以我猜这个诅咒是针对车前村的,要让村民们断子绝孙。”

  成尚志却不赞同:“不是古墓的诅咒吗,这墓两年前才被发现的,跟三十年前开始车前村就没有小孩儿出生能有什么关系?”

  朱洪一时沉默,单飞宇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成尚志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这跟游戏任务提示的“不问自取是为盗”没有一点关系。

  线索太少了,连个像样的推测都立不住。

  晚上的伙食跟前一天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多炖了一只鸡,鸡汤香气四溢,许征在很给面子的吃了个肚皮滚圆。

  吃完后照例回住家休息。

  许征在吃得有点撑,回房间的时候黄曼文已经盖着被子睡着了,她轻手轻脚地躺到床上。

  黄曼文却睡得不安稳。

  她睡梦中紧皱着眉头,翻来覆去地抓耳挠腮,总觉得身上很痒,像是有虫子在衣服里爬来爬去很不舒服,人却始终没醒。

  许征在睡眠不深,察觉到黄曼文的动静一开始没放在心上。

  黄曼文昨晚就抱怨过这里的环境,两个女玩家住的房间布置得整洁一些,她还是嫌弃屋里不够亮,空气太闷,被子不够软还有怪味什么的。

  前一晚她也是翻来覆去地折腾到后半夜才睡着。

  早上五点多,许征在起床,不经意往黄曼文那边看了眼,脚步一转,上前仔细观察了一下。

  眼前的人的确是黄曼文,但整个人已经面目全非。

  躺在床上的黄曼文双眸紧闭,眉头皱得死死的,一张脸上又红又肿,还有好几处直接溃烂,丝丝地浸出血色。

  游戏里正值盛夏,黄曼文穿的是背包里的睡裙,原本露在外的手臂,裙摆盖住的膝盖以下全都像是被热油烫过似的,密密麻麻地凸起水泡,简直是逼死密集恐惧症系列。

  黄曼文本人却像没有察觉似的,两只手不停地在脸上,脖子,手臂,腿上用力地挠。

  好些水泡都像是直接被她自己挠破了,流出来的脓液是乌青色的,和猩红的血色胶着,看着狰狞又恶心,她自己也沾得浑身都是。

  许征在试着叫她:“黄曼文你醒醒……” 

  黄曼文没有反应,依旧闭着眼睛在自己身上死命地挠,就跟中了蛊感觉不到痛似的。

  许征在手指往黄曼文眉心一点,心下了然。

  黄曼文是被魇住了。

  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将她拖到幻境的世界里又封闭了她所有感官,让她意识不到自己的沉迷也无法通过外界疼痛的感知清醒过来。

  如果没人帮忙,看她那架势,许征在毫不怀疑她这样下去能把自己直接挠死。

  许征在灵力过处直接粗暴地镇压并驱逐了这股力量。

  黄曼文感知回笼,遍及全身的锐痛顷刻间侵袭了大脑,让她一下子痛呼出声,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好痛啊……”

  她声音里带着哭腔,挣扎着坐起来,看到自己惨不忍睹的手和脚再次惨叫。

  其他三个玩家同住在二楼的其他房间,听到这边的动静立刻冲过来,三个人看到堪比车祸现场的黄曼文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黄曼文现在的样子很像腐烂没几天的尸体,三个大男人都不忍再看第二眼。

  朱洪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最先调整好表情走进门,视线却是朝着许征在去的:“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许征在说:“不知道,昨晚还好好的,刚才我起床看到她就成了这样。”

  相比三个表情各异的男玩家,许征在的神情可谓十分镇定。

  本来没把她当回事的成尚志因此高看了她一眼。

  要知道大家都是从试炼任务过来的,入门任务难度不高却极为挑战普通人的认知上限。

  就成尚志所知,被试炼任务出现的妖魔鬼怪吓死的玩家不是没有。

  成尚志以为许征在就像她人看上去那样弱不禁风,过试炼任务说不定就是运气好,却没想到面对此时的黄曼文就她表情最镇定。

  在无限恐怖游戏里混,内心强大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素质。

  单飞宇偷偷把许征在拉着离黄曼文远了些。

  听到朱洪的问题和许征在的回答后,他接过话头:“原因之后再说,问题是现在怎么办。”

  大家都清楚黄曼文这症状来的蹊跷,多半是跟这次副本的怪物有关。

  他们现在最迫切地就是想知道黄曼文变成这样的原因,避免自己成为下一个毫无征兆变成这样的倒霉蛋。

  许征在开口:“村长说附近有卫生室,要不要把她送去看看?”

  三个男玩家都有些犹豫,普通的医生怕是治不了黄曼文这怪病——再说是不是病都还不一定。

  “你们先看着她吧,”许征在扫了他们三个一眼,“我去找村长。” 

  她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黄曼文的遭遇让许征在心里有了点数。

  这所谓的恐怖游戏看似平静实则危机无处不在,目前还看不出规则。

  关于诅咒的调查毫无进展,五个玩家就已经残了一个,还是在她眼皮子底下出的事。

  许征在很快把村长叫来。

  村长其实还不到五十岁,只是长得比较着急,头发都已经白了,跟他四十出头的妻子仿佛隔代似的,身体倒很好,很快就跟着许征在到了几个玩家住的房子。

  进了房间看到黄曼文,村长眼里闪过一抹惊愕,下意识地直接退了一步。

  许征在以为他是被黄曼文面目全非的样子吓到了,立刻说:“村长你看,她病成这样,你想个办法帮忙把她送到卫生室去看看。”

  村长连连摇头,没再上前:“没用的,她这不是病,是犯了忌讳啊。”

  朱洪眼神一动:“什么忌讳?”

  “你们昨天去古墓参观,这个女娃子肯定是拿了什么不该拿的东西,那墓主人找她算账来了。”

  村长严肃地说:“马上把东西还回去,再去入口那里烧香请罪,说不定还有救。”

  黄曼文精致又漂亮,哪怕条件简陋,她晚上也要用温水仔细地卸妆洗脸,好像她不是来参加恐怖游戏而是真的来旅游度假的。

  现在她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心理防线就先崩溃了,哪还听得见村长说了什么。

  许征在问:“你的意思是,犯了这个忌讳有可能会死?”

  村长认真点头:“之前来这里发掘的考古队也跟她一样,不过那是吃公家饭的,墓里的东西拿出去好好保管着,他们烧香请罪之后没多久就好了,可那些盗墓贼一个个都没能跑出去。你们最好听我的。”

  朱洪听他这么郑重地提醒,显然对那个墓主人的存在十分信服。

  成尚志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

  任务指明了是千年古墓的诅咒,这个所谓的墓主人肯定是游戏任务的关键所在。

  两人想通了关节,立刻承诺村长会劝黄曼文把拿来的东西还回去并不动声色地跟着村长离开,套关于墓主人的信息。

  单飞宇有心听朱洪和成尚志套村长的话,见许征在心不在焉地,注意力似乎都放在黄曼文那边,似乎很担心她的样子,心里有些感慨。

  新人就是新人,还是个年纪半大不小的女孩子,善良又容易心软。

  无限恐怖游戏每次副本任务的玩家基本在三到五个不等,团体任务一起过关,没什么利益冲突的时候大家会合作,但要是遇到什么事就会立刻退避三舍。

  毕竟副本里的怪物一般都是玩家们无法正面对抗的强大存在,能借着游戏的机会重活一次太难得,谁也不想翻车被拖下水。

  “你别太担心,照村长说的只要黄曼文把东西还回去,应该是死不了的。”

  许征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单飞宇是在安慰她。

  她在竹林村当了许多年的神木,是当地不少人的信仰,妖生漫长,有时心情好或者一时高兴会帮一两个找到神木祠有所求的人族实现他们的愿望。

  竹林村民风淳朴,她记得以前有人要推倒她的神木祠,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以死相逼坐在门口保护她的小祠堂。

  久而久之,她把竹林村的村民都纳入自己的范畴,爱屋及乌地对人族一向怀有善意。

  看到黄曼文变成这样,她的确有些于心不忍。

  但也仅此而已。

  说到底黄曼文变成这样还是她自己作的。

  况且她和黄曼文的关系还没有需要她亲自出手保护的地步。

  想到这里,许征在看了眼单飞宇。

  要是换了进副本开始就对她十分照顾的单飞宇,自己的选择大概会不一样。

  许征在随意地点了下头:“嗯,我知道。”

  单飞宇又看向黄曼文:“村长说的你都听到了吧,拿了什么自己赶紧还回去。”

  说起来任务附注都已经提醒过“不问自取是为盗”,即使是站在玩家的角度,单飞宇也觉得游戏诚意很足,黄曼文还去拿不该拿的东西,不是上赶着作死是什么。

  黄曼文充耳不闻兀自悲泣。

  单飞宇和许征在不再管她,一起走出房间,目送着朱洪和成尚志一左一右跟着村长走出他们住的地方往村长家去。

  “我猜那个墓主人多半就是这次副本的boss了。”

  许征在表示赞同:“看村长的态度,他对偷拿古墓东西的行为是不赞同的,有他在,应该没有几个村民阳奉阴违去偷拿古墓里的东西。”

  “那么问题来了。”

  单飞宇叹口气说:“关于诅咒,我们还是一筹莫展。要不也跟上去问问村长关于墓主人的事?” 

  许征在挑眉:“比起跟村长打听,不是直接问本人来的更有效率?”

  单飞宇以为她在开玩笑,调侃道:“妹子你很虎嘛。”

  “走吧,我们先去吃早饭,吃饱就去墓里看看,说不定还能赶得及在墓主人睡回笼觉之前聊个天。”

  许征在说完就往转身往村长家去。

  单飞宇愣了一秒突然意识到许征在这句话是认真的,她可能真的会这么做。

  “卧槽,你等等——” 

  他们出门后没多久,黄曼文从房间里出来,换了身装扮,从头到脚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戴着帽子压下帽檐头垂得很低。

  哪怕有人站在她旁边都看不清她的样子。

  离开住家小院,黄曼文踩着初露的晨曦直奔古墓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