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苟过末日的我重生了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欧洲狗吃我一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jpcmpv.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稍显昏暗的房间角落,一个人影宛若幽灵般站在那里,看着落地窗外的灯火点点,夜空浩瀚。

  ——吱呀

  房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疲惫地走了进来。

  他摘下领带,想将领带放到架子上。

  就在这时,从窗户那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你不该这么做。”

  中年人手抖了一下,但随即反应过来,若无其事地将领带挂好。

  随后走到冰柜那里:“你的出场方式该换了。你这样会破坏我们的友好关系,更会让我觉得周围的警卫都是一群白痴。要喝酒吗?”

  “不,谢谢。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你做错了。”

  窗户的人影转过身,脸庞的黑暗缓缓褪去,在灯光下露出一张有些风霜的脸。

  正是秘法塔的终结者,枪手弗雷德先生。

  中年人已经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他遥遥向弗雷德举杯,一饮而尽。

  脸上很快浮现一丝红润,他嗤笑了一声:“作为自由法兰西的总理,我一天经手的事情太多了。枪手先生,你是指哪一件做错了?我挂领带的方式不对吗?”

  弗雷德眼里有些失望,他摇了摇头:“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但是看起来你已经下了决心。”

  “你不知道那个男人有多么可怕。我害怕你会把这个国家带入毁灭。”

  弗雷德缓缓转身,他已经看出,这位总理先生的态度很坚决。

  或许,自己不该找这样的合作伙伴。

  还是换一家吧。

  “毁灭?哈哈,那就让他来好了!法兰西无所畏惧!”

  总理先生似乎喝多了,重重放下了酒杯,“属于我们的,必将仍是我们的。”

  弗雷德摇了摇头,没有答话,打开窗户,消失在夜色中。

  他走后,总理先生苦笑一声。

  “我会把国家带入毁灭?”

  “不,我不会,贪婪才会。”

  …………………………………………

  谈起非洲这片古老广袤的土地,映入脑海的,首先是无垠的草原,奔跑的黑皮肤,涂着油彩的脸,以及数之不尽的财富。

  数个世纪前,白皮肤在这片土地上,发现了大量的宝石、黄金和丰富的自然资源。

  于是,自由奔跑在草原上的黑皮肤,迎来了一段漫长,且似乎没有尽头的黑暗时光。

  黑奴贸易、殖民、分裂、屠杀、掠夺性开采、贸易垄断……

  这片大地上的自由,被用各种颜色不同,文字不同的方式,重新书写,书写成黑皮肤们看不懂的样子。

  其中,作为非洲的近邻,法兰西凭借“得天独厚”的条件,更是在这片古老的土地,留下了重重的痕迹。

  侵略一个地方,想要源源不断掠夺这里的财富,需要相当的手段。

  日落帝国,采用分而化之的手段。

  这是他们一贯的做法,扶植部分当地人做代理人,用看似温吞,实则阴险的方式掠夺财富。

  法兰西则要更加狂放一些。

  他们用数百年时间,将半个华国大小的区域,化作了另一个法兰西。

  他们推广自己的语言,推广自己的文化,推广自己的殖民教育,将这片土地上的信仰、文化、教育,全部摧毁殆尽。

  他们彻底“杀死”了这里,并且成功将其改造。

  哪怕经历了一些变故,法兰西丧失了对西非的掌控,但文化的殖民已经成功。

  直至如今,这里的一大部分非联酋人民,还认为自己是法兰西的一份子。

  他们自豪于自己“先进”的文化,并彻底和“落后”、“愚昧”的同胞划分出界限。

  但鲜少有人知道,在远古时期,自己的先祖也曾经繁荣过。

  早在白皮肤来到这里之前,这里就曾诞生过繁荣的文明,甚至远渡重洋,到过当初的华夏。

  并且,再往上追溯更早的纪元。

  在那个兽骨与稻草娃娃摇曳的时期,上古的先民跳着粗犷的舞蹈,祭祀着先祖的灵魂和保佑丰收的神明。

  如今。

  黑皮肤们发现,白皮的枪支对付不了那些鬼物。

  上古流传的石矛,却蕴藏着先祖的护佑。

  于是,他们放下ak,捡起石矛,在血脉和信仰的指引下,回归先祖的荣光。

  但是,有些人,已经不再被先祖所认可了。

  ……………………………………

  西非。

  塞内加尔。

  一小支来自欧联邦的联合部队,日夜兼程赶到了这里。

  他们的成员很复杂。

  法兰西、日落帝国、德意志、意呆利……

  许多老牌强国,在这片土地上,都有自己的“农场”。

  但是大家最近很不开心。

  因为前段时间,农场里的韭菜们,居然把自己这个主人踹到一边了。

  虽然大家都站了华国,但没有主人的同意,你们这群人为什么敢表态?

  所以这支小队被派出,要调查一下具体情况。

  现在是非常时期,各国都自顾不暇。

  欧联邦很不希望非联酋这个时候出幺蛾子。

  但他们心里更清楚,如果有人要搞事,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时机。

  因此,队伍里的大家都很沉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唯有法兰西的代表,满脸自信。

  非联酋是哪儿?

  那是我家后院啊!

  我去我家后院能出什么事情?

  并且,这支队伍的装备精良,纪律严明,一看就是部队里的精锐。

  就算真出了意外,咱们还是可以溜掉的嘛!

  “大家不用紧张。我们没必要深入非联酋,上次会议的时候,非联酋达成了一致。我们只需要在塞内加尔稍稍停留,就会有人送上情报了。”

  看到同伴们脸色不太好,法兰西代表还有心思安抚大家。

  他国代表想了想,确实是这个理。

  深入非联酋的风险太高,不如先跟着法国打打野。

  于是一群人屁颠屁颠地到了地方。

  如愿以偿地收集到了情报——

  成群的黑皮肤战士,身上涂着各色的油彩,手里握着石矛,在城市里纵掠如飞,正在狩猎另一群黑皮肤。

  他们宛若无情的刽子手,无视了那群同胞夹杂着法语的哀求,一矛一个,将这些人送去见先祖。

  战士中间站着一个皮包骨头的老酋长,酋长手里握着一个黑黝黝的头骨,隐约间能够看到源源不断的黑气,被吸纳进头骨中。

  感受到头骨里的灵魂数目,老酋长手舞足蹈地开口:“经过这次祭祀,先祖之灵一定会变得无比强大!”

  ………………………………

  “哦,天啊,这简直是对人权的亵渎!”

  “我的上帝啊,您快惩罚这些亵渎灵魂的恶魔吧!”

  用望远镜旁观着这一切的代表们,满脸惊骇。

  “不好,那个举着石矛的战士似乎看了我们一眼!”

  “我们快撤!”

  “他来了!”

  “狙击手!狙击手快点杀死他!”

  “目标太快,无法瞄准!”

  “快逃!”

  ……

  ——嗖

  长矛破空而来,将最后一名活人钉在地上。

  法兰西的代表,捂住肚子上的血洞,似乎还有些不可置信。

  为什么,在自己的后院,我会死?

  黑皮肤战士大步走来,一把拔出石矛,轻蔑地呸了一声。

  “欧洲狗!”

  ………………………………

  云层上,一架军用运输机正往非联酋赶来。

  飞机上,坐着许多沉默的战士。

  他们不远万里从美帝赶来,要剪除华国的羽翼。

  这次行动的负责人,是一位在非联酋作战经验丰富的上校。

  但不知为何,在飞机上,他突然有些心神不宁。

  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是非联酋罢了,自家的靶场,还能出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