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绝品邪少 > 第5537章怨结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jpcmpv.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百年道行一朝散,百年苦修一朝失,百年历心一朝灭。

    黄虎狼悲哭,双目中流出两行热泪,热泪低落在地面上,竟然不渗入土地、积雪之中,也不结冰,染着一丝血丝,竟然是两滴血泪。

    烈风呼啸,凛冽冰寒,刺骨刺心,漫天飘落的雪花,好像在为黄鼠狼哭诉,在为其伤感、祭奠。

    黄鼠狼身上的血液,流出来一滴滴滴落在积雪上,鲜血晕开,染红了一大片积雪,看上去就像是大地的伤痕一样。

    它哭泣了片刻,扭头看着被烈风捐出去四五丈的樵夫,看着他灰头土脸的爬起来,一双原本善意的眼睛里,充满了怨念和恨意。

    那一眼透骨刺心,那一眼冰寒狰狞,那一眼让樵夫呆愣在那里,浑身瑟瑟发抖,那一眼深深的印刻在了樵夫的脑海了。

    接下来,黄鼠狼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挣扎逃跑,留下了一路断断续续的血迹。

    它毕竟有百年的道行,如今就算是道行散了,肉身也十分的坚韧,这伤势虽然重,但暂时也要不了它的命。

    樵夫终于缓过劲个来。那黄鼠狼的眼神中的怨恨让他心惊胆战,樵夫知道,若是黄鼠狼今日不死的话,它一定会来报复自己的。

    生命的威胁让樵夫暂时忘记了惊惧,忘记了害怕,他跑过来捡起掉在一边染着黄鼠狼血液的斧子,循着血迹追上去。

    但不知为何追了几十米,四周却突然挂起了一阵怪风,怪风卷起积雪,把血迹尽数都掩埋了,寻不到黄鼠狼的踪迹了。

    怪风来的快,去的也快,樵夫呆呆的看着眼前一望无际,平整似新的积雪,不知所措,心中更是悲苦和后悔。

    他后悔自己一时意动,留下了如此的后患。

    他现在能够做的就只要祈祷那只修为散尽的黄鼠狼活不下去,否则它一定会想尽办法来报仇的。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来维持这天地间最基本的善恶吧,樵夫为了果腹,破坏了黄鼠狼的百年苦修,而且还伤到了黄鼠狼,而他要赶尽杀绝的时候,天地垂怜,救了黄鼠狼一命。

    只不过,黄鼠狼这一跑,就是金家数代人的噩梦的开始。

    “原来这就是妖物和金家的结下如此仇怨的原因……”

    叶无缺呢喃了一语句,得知这桩仇怨的来龙去脉之后,他心里有些堵得慌,他非常的同情黄鼠狼的遭遇,对那樵夫也有些不满甚至是厌恶,甚至心中对于妖物的憎恶感消散的差不多了。

    之后,他看到失去了百年修为,又受了伤的黄鼠狼竟然迅速的衰老,不到十天就惨死在了冰天雪地之中,只剩下一缕怨恨,心怀这一口怨气,想尽办法留在阳世要报仇。

    它终于化为了一道怨灵,祸害了金家数代人。

    “我死的好冤啊,难道我不能报仇吗?你们为什么要阻挡我?为什么要再来害我?明明我再吞了这金大福的后辈子松,就可以功德圆满了,你们为什么要阻拦我?”

    一声幽怨而愤怒的声音传来,竹林中雾气一阵翻滚,凝聚出一只比家猫大不了多少的黄鼠狼来。

    只是这只黄鼠狼,原本全身灰黄色的毛发,竟然变成了黑褐色的,一双原本灵慧通明的眼睛也变得血红,满目狞恶浑浊,让人不敢直视。

    它的后腿的位置还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后腿骨断了,血液在那里留着。

    黄鼠狼看着叶无缺,眼神紧迫,鄙视着他,好像在质问、质询。

    叶无缺叹了一口气,一阵揪心,谁是谁非,这个他不好判断。黄鼠狼百年苦修尽数损毁,而金家数代人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死了不少的人。

    按照李成业的说法,若不是金家的先祖之中有大功德之人保佑的话,金家说不定早已经断子绝孙了,更不用说这两代人的富贵了。

    所以,这妖物也狞恶的很,虽然值得同情,但是却不值得原谅。

    “你不用再说了,我同情你的遭遇,但是不赞同你的行为,你更不要想用这种方式来惑乱我的心。妖言惑众,对我没有作用。”

    叶无缺顿了一下,皱眉道:“金家先辈害你修为,害你性命,这是他的不对。我不知道他以后怎么了,应该是被你害了性命。但一人做事一人当,那害你性命和道行的罪魁祸首已经死了,那么他的罪孽就已经消散了。

    那你又为何以怨抱怨,更要祸害金家数代人,害那么多人的性命。难道你不知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不知道你这样做,害人性命,业障缠身,无法超脱么?

    收手吧,佛家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若是再执迷不悟的话,只能够落下一个飞灰烟灭的下场。再说,你害人性命还妄图功德圆满,简直可笑。”

    叶无缺劝告道,他眼神一厉,心中做好了厮杀的准备。

    那黄鼠狼之所以用妖术重现当时的场面,而没有重现它如何害人的场面,未尝没有用这段惨痛的经历来得到自己的同情。

    因为,大多数人有同情弱者和先入为主的观念,一旦对其心有同情的话,就越发的容易被其妖言惑心了。

    叶无缺确实同情它,但是并不代表叶无缺赞同它的做法,他意志坚定更不会轻易的被妖言惑心。

    更何况,外面正隐隐约约的传来赵思良的请圣言,圣言名句字字珠玑,提醒着他,让他不会沉入妖物的妖术迷惑。

    妖物见此,血红的眸子中凶煞之一越发的强盛了,有浓重的血光迸溅而出。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不就是你们人类遵循的法则么?我以怨抱怨有什么错?我之恨杀的不够多,不能让金家断子绝孙,不能讲金家人杀个精光。”

    黄虎狼口吐人言,冷笑连连,声音冷硬如同坚冰,万古不化。

    叶无缺知道,这黄鼠狼怨气如此的深重,就不会轻易被自己说通,放弃祸害金盛。要是能说通的话,赵思良满口的圣言金句,它早就醒悟过来了。

    叶无缺叹了一口气,沉声道:“如果你刚才让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的话,我只能问你,你的向道之心呢?你一开始克服自己的本能,只食朝露、花蜜的信念去哪里了?

    多说无益,我不可能让你祸害我朋友的性命。你若是愿意把梦中吞噬了我朋友魂魄之精还回来的话,我念你也是一个苦命之修,可以为你求道家弟子助你一番,若是你不肯的话,我们只有将你给毁灭了。”

    黄鼠狼的怨灵一愣,眼中有些迷网,好像被叶无缺的反问问的心中一抽,好像在反省,又好像在追忆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