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商女为妃:世子大腿缺挂件吗 > 第279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jpcmpv.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就在胖男人这句话说完后,碎玉轩的伙计突然间慌里慌张地爬上楼来,边跑边着急喊道:“不好了!东家,不好了!”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胖男人回头瞪自己的伙计一眼,不满地问。

  伙计犹豫地看一眼在座的其他人,然后趴到胖男人耳边,小声地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其他人只依稀捕捉到娇颜苑、香盟等字眼,具体说的是什么,却听不清,只能凭自己的揣摩,猜测是和香盟有关的事。

  听完伙计的话,一只胖手重重地锤到桌子上,胖夫人依然被气得吹胡子瞪眼,便有眼力劲儿的人见势不妙,立马道:

  “国舅爷,您先忙,我先告辞了。”

  紧跟着,这些人一个跟着一个快速走出去,顷刻间,阁楼里便只剩下胖男人和伙计两个人,胖男人再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骂道:

  “好个小妮子!竟然跟我耍手段!”

  “东家,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娇颜苑不是把胭脂水粉的价格全部下调了百分之十,并且还在咱们店门口大肆宣传吗,咱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就是钱吗!也全部下调百分子十!”

  “得嘞。”伙计转身刚要走,被胖男人喊住。

  “慢着!下调百分之十五!”

  “得嘞!”

  随着伙计下楼,娇颜苑和碎玉轩之间的价格战,算是彻底打响了。

  两家都是做胭脂水粉生意的,自然清楚这里面的利润有多少,下调百分之十五,自己赚到手里的钱固然是少了点儿,却也不至于亏损。

  被派去前线盯梢的伙计,在得知碎玉轩的价格也紧跟着往下调时,急忙赶回来,向正在思考该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药粉掺到卖给商洛的那件衣裳里去的程娇娥回禀消息。

  当程娇娥听说此事,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道:“那就再往下压价,我既然说过了,要和碎玉轩打价格战,那么无论他出价多少,咱们始终要比他低!”

  青韵犹豫着插嘴:“小姐,咱们就算是和碎玉轩竞争,也不必这样恶性竞争啊,如此一来,咱们两家不就谁也赚不到银子了吗?”

  “亏损上几个月,我还亏损得起,可碎玉轩就不一定了。”程娇娥笑,“我这是在逼他们。”

  不止是碎玉轩,更是逼香盟里的那些人尽快做出选择。

  程娇娥算过这笔账,她现在在京城只有一家胭脂铺,至多,就是把它配个底儿精光,不过几千两银子而已;可碎玉轩不同。

  碎玉轩在京中大大小小的店铺得有十几家,其中一家把价格调低了,其他就得跟着调低,一旦亏损,十几家一起亏损,饶是连家底如程家这般殷实,也不免肉疼。

  如果碎玉轩的东家还算聪明,不和她打这场价格战,任由她去折腾呢,自个儿把香膏的价格往下调百分之十,依旧是赚钱的。

  左右这一仗,程娇娥已经拼着折兵一千自损八百了。

  果然,在娇颜苑的价格下调后,不久,碎玉轩那边跟着又降了百分之五的价格,二者之间你来我往,不过半日功夫,往日十两银子一盒的香膏,已经降到了二两银子,价格再往下降,就真的只能认亏本了。

  两家恶心竞争,搞得其他胭脂铺人心惶惶,却高兴坏了那些买胭脂水粉的顾客们。

  他们才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他们只求一个物美价廉。

  两家价格战打的沸沸扬扬,一开始或许是小打小闹,可后来看好戏的人越来越多,碎玉轩便只能被逼上梁山,为了不输这口气,只能够始终被娇颜苑牵着鼻子走。

  在自家的商品马上就要被迫“白送”之前,碎玉轩的东家终于忍不下这口气,气鼓鼓地直接找上林夫人,并让自家伙计把香盟里其余人都找过来,以讨伐程娇娥这种恶意拉低价格的可耻行径。

  林婉是个聪明人,她一得知这个消息,便立马派人悄悄往娇颜苑里递了个信儿,并在信中,委婉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以及自己身份。

  对于林婉,程娇娥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却是有印象的,当时她看出了她出身不凡,却没想到,她竟然是林夫人的女儿。

  收到林婉送来的信,程娇娥看过上面内容,用火折子把信烧成灰,边烧边说:“这个林小姐,倒是比她的母亲聪明得多。”

  ......

  香盟自是有自己的一座院子的,院子里平时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大爷住,只有在香盟里的这些掌柜、主事们商量事的时候,院子才会热闹一阵儿。

  今儿的香盟大院,就热闹得很。因为突如其来的一场价格战,人心惶惶的胭脂铺掌柜们,几乎都到了。

  香满楼的东家和碎玉轩的东家坐在遥遥相对的两个位置上,互相看对方不顺眼,还有一个主座空着,那是给姗姗来迟的林夫人留的位置。

  这些掌柜们聚在一起,已经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价格战的事,更是有和香满楼交好,不畏惧胖男人国舅爷这个身份的人,直言指责道:

  “我说国舅爷,好端端的,你跟一个小姑娘家置什么气?这下好了,大家都被你连累了!”

  胖男人吹胡子瞪眼,他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嚷嚷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胡话!她的伙计都光明正大到我的店里来抢人了,我难道还要坐视不理、忍气吞声吗!?”

  香满楼的东家冷笑一声,讥笑道,“也不知是谁先招惹的谁。”

  他的声音虽不高,却清晰地一字不差地钻进国舅爷的耳朵里,让人想要争辩,却又因为理亏,只要先咽下这口气。

  这帮子人不知道嚷嚷了多久,林夫人终于来了。她虽是香盟里唯一的女子,但身份地位显然是最高的,众人见她来,皆噤声,唯有碎玉轩名下的一个小掌柜在胖男人的指使下,大着胆子先问:

  “林夫人,碎玉轩和娇颜苑的事,想必你都听说了,这件事不能就这么持续下去,不然被影响的,可不就是碎玉轩了,在座的各位生意都会受到波及的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