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商女为妃:世子大腿缺挂件吗 > 第128章 调香师已经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jpcmpv.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程娇娥知道他的顾虑,所以并没有催促他。

  俩人一个思考、一个等,都安静和耐心极了,半柱香的时间后,张掌柜终于再次开口:

  “您再多给我一点儿时间,这样,三天!我回去之后和家人商量一下,三天之后,一定给您一个答复,成吗?”

  “不急。”程娇娥慢悠悠地端起茶,“那我就等着您的消息了,您先回去吧。”

  张掌柜“哎”一声,冲程娇娥一个深鞠躬,才退出去。

  他一回到家中,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夫人,寻求夫人的意见。

  二十两的月钱,在京城这个地界儿,非但不高,对于一个掌柜来说,反而低得可怜,程娇娥开出的条件里,最诱人的是一成的分红。

  可如若赚不到钱呢?这也是一个必须要考虑进去的问题。

  张掌柜经营食味居,经营了十几年,这些年里,生意最为红火的时候,每月的净利润也没超过过三百两。

  就按每个月三百两来算,一成的分红,他也只能拿到五十两的月钱。

  其实最让张掌柜纠结的,还是食味居这块招牌,和他的这家老店,毕竟他从小就在这儿长大,无论是对这块招牌、还是酒楼,都有深厚的感情。

  他翻来覆去地想了三天,而在这三天里,那个送给程娇娥香膏的姑娘,也终于有消息了。

  按照钟离殇给的地址,程娇娥带着青韵和连英来到城西城郊。

  这儿虽然也属于京城,但和繁华熙攘的城区比,却显得贫穷落魄得多。住在这儿的,也多数都是农户平民。

  安平候府的马车行驶在乡野唯一的一条大道上,放眼望去,四周都是金色的麦田,偶尔能看见临地而建的人家,和稀稀松松的村落。

  程娇娥早就想过那位姑娘出身不好,却没想到,竟住在如此偏僻的地方。

  马车进了村口,车夫就开始走一段停一段、打听那位姑娘的住处,从钟离殇的口中,程娇娥也得知,那位姑娘姓王,名霞云。

  一听说她们是来找王霞云的,村民们都露出怪异的目光,却还算友善地给程娇娥指了一条路。

  王霞云的家建在存在的最东头,离她家最近的一户人家,也隔了百米,可以说是孤零零的一处院子。

  和其他养满鸡鸭等牲畜、有空的地方都开垦成菜地,一股子臭味的农舍不同,程娇娥来到她家门外时,非但没有闻到臭味、怪味,反而是阵阵花香。

  “好香啊!”尤其是青韵,最为明显地满足地深吸着这里的口气,由衷感叹。

  院子是用篱笆圈起来的,门是柴扉门,从大路上就能看见里面栽种整齐的片片花田,从芍药到月季、从兰花到还青葱的秋菊,院子里甚至种着两棵桂树,还有那些程娇娥叫不出名的花儿。

  “她们家还真是怪,农户,不种菜耕田却养花。”程娇娥心里嘀咕一句,拔高嗓门尽量使自己的语气亲善柔和:

  “请问家里有人吗?”

  不多时,堂屋的门推开,走出来的人正是王霞云。

  她纳闷地张着脖子往外看,当看见程娇娥和连英,惊喜地“呀”一声,连忙走过来边开门边高兴地问:“恩人,怎么是您啊?”

  “您快请进来坐!”

  门一打开,她就热情地把程娇娥请进来,堂屋里同时传出一声浑厚的男声:“霞云,是谁啊?”

  “哥,是那天在街上救了宝的恩人!”王霞云边答边拉着程娇娥往屋里坐,同时那个男娃娃也探出脑袋来,在他背后,还跟着一位书生气的先生。

  “这是我的兄长。”王霞云看向王先生,“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救了咱们宝的那位小姐。”

  “小姐你好。”王先生客气而生疏地冲程娇娥一笑,态度比王霞云冷淡得多:“您是来找霞云的?”

  “对。”程娇娥说着,在堂屋坐下,不由打量起屋里的摆设。

  和她想象中的农舍不同,王霞云的家中十分雅致,甚至比大多数乡绅家中摆设都雅致!

  农户是不兴铺地板的,可她们的脚底下却铺着一块又一块的红砖,红砖被踩得已经很旧了,却鲜少沾泥,可见主人是个极其爱干净的人。

  在堂屋里,程娇娥也看不见水缸、案板等杂乱的东西,墙上挂的也是字画、刺绣,并无其他。若只是看房内摆设,很少有人会相信,这儿竟然是农户。

  “恩人,您喝水。”王霞云笑着从炉子上提下来温着的滚水,沏了一杯热茶端到程娇娥面前,“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程娇娥从怀里拿出香膏来,放到桌子上,有些难为情地开口道:

  “说起来也有些唐突,我是从荣城过来的,刚来京城没两日,家里呢,世代都是经商的。到了京城,我就打算在这儿落脚,开一家胭脂铺,这些天一直在寻找调香师。那天姑娘您送了我这盒香膏,我回去之后越闻越喜欢,可就是在京城找不到同一种。”

  “我想问问姑娘,您这盒香膏,是在哪儿买的?”

  “这个……”王霞云支吾犹豫地看向自己的兄长,听她说完,王先生的笑容也冷下来,冷淡道:

  “小姐您初来京城,不知道也难怪,这种香膏,早在大概十年前,就已经没人卖了。”

  程娇娥干笑着:“这个我也打听到了,所以才好奇你们是从哪儿弄到它的,据我了解这种香膏现在价值不菲,不是寻常人能够买得起的。”

  言外之意,就是指明让他们别拿买来的这种说辞糊弄自己。

  “我……”

  见王霞云依旧支吾地看向王先生,程娇娥就明了了,她扭头看向王先生,说话还是十分客气:

  “先生您放心,我只是想开胭脂铺,想找到那位调香师而已。”

  “那个调香师早在十年前就死了!”王先生一下站起来,下起逐客令,“您救了我儿子的命,我十分感谢您,可是您如果没有别的事,就请走吧,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