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我是半妖 > 第七百九十三章:戏子还明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jpcmpv.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陵天苏哪里晓得自己前脚一走,后脚房中主仆二人就闹得十分不愉快了。

  他神清气爽的出了五层楼阶梯。

  正负责端瓜果点心给京城贵人恩客的刘妈妈看到这位世子爷春光满面的下楼而来,她心中一阵疑虑。

  这位世子爷是啥时候来的?

  这种大人物来了她咋全然没有注意到?

  不过看他明显在这过夜一宿的模样,刘妈妈自是大为惊喜。

  暗道是听雨轩中哪位姑娘这般好福气,竟然能够得到世子的垂怜。

  别人或许不知,只认为这世子爷与顾家大少是同一路货色,常年流连于烟花之地。

  但作为人老成精的老鸨人物刘妈妈,她自是通晓这位世子殿下看似风流。

  可与她楼中姑娘最大的关系也不过是听听曲,弹弹琴什么的。

  她亦是私下问过那些姑娘们,说着是呆头呆脑的世子啊,竟是连手都不常多摸的。

  竟日倒是出奇的在此留宿,显然是看中了哪位姑娘的。

  刘妈妈眼中精光一闪,而堂内其余跳舞高歌的姑娘们亦是眼中精光一闪。

  蛟岭关一战,莫说让京中贵家小姐们对这位家世非凡的世子爷青睐有加,纵然是她们更易沦陷。

  “哎哟~我的爷儿……您说您来怎么来得无声无息的,这叫奴可真是一点准备都未做,呵呵,昨夜休息得可还舒心。”

  陵天苏看着刘妈妈那张肥腻的妇人脸庞,微微一笑,并未说话,但笑容明显透着一股子舒心。

  刘妈妈心中一喜,心想果然成了。

  手中激动的搅着帕子,刚想套话,谁知嗖嗖嗖几道快若闪电的黑影就将她眼前这位贵人给围了个严严实实。

  吓得刘妈妈‘花枝乱颤’,面上惨白而扭曲。

  刚欲尖叫出声,多年在江湖上打滚练就出来的一双‘火眼金睛’余光一闪而逝之下,犀利的捕捉到那一道道黑衣之下的叶子暗纹徽章。

  蹦到嗓子眼的尖叫声又被她声声的咽了回去。

  赶紧连退几步,目瞪口呆的看着被黑衣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世子爷。

  看不到半片白色衣角的地方里,传出少年不解的惊呼声:“诶?诶?你们绑我做什么?以下犯上啊。”

  陵天苏的惊呼声并未作假,心想自己出门喝个花酒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夜不归宿也是常态。

  从未有过哪次像这般大张旗鼓的动用影侍的力量竟然直接上门捉人的。

  而且他刚从牧子忧房中出来,下个楼的功夫这就被逮了个正着,饶是以陵天苏的脸皮也不禁微微有些发红。

  毕竟平日里来这等青楼之地,也不过是听听曲儿意思意思。

  今儿倒是第一次真刀真枪的实干了一场,就被人如同捉奸在床般的抓了个正着,他心想莫不是家里头那位老爷爷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还请世子殿下见谅,此乃叶公铁令,我等莫敢不从!”

  说这话的居然还是个熟面孔,竟是那日在宫门之外妖道天明手中苦战一番的影一。

  陵天苏低头看了一眼困在身上的金丝细线,看似极细如丝,似乎微微用力挣脱便可绷断开来。

  可陵天苏仍是感觉到了此线之中的符道力量,勒得皮肉生疼,若是强行挣脱,免不了要吃一番疼痛苦头还未必能够挣脱开来。

  当然,那是针对于其他修行者而言。

  以陵天苏如今的实力,甚至可不必动用一丝元力力量,光是那天雷淬体之身便可将这金丝符线给绷断开来。

  陵天苏自然不会这么做,光是从影侍这么大的动静中来,他便能够隐隐察觉到叶沉浮的怒火。

  若是此刻还在那不知死活的跳动反抗,无疑是火上浇油,倒不如乖乖束手就擒,跟他们回家看看是怎么回事好了。

  就这样在无从反抗,众目睽睽之下,陵天苏被黑压压的一群影侍托在了无数之有力的手掌之上。

  在被压出去瞬间,陵天苏朝着刘妈妈展眉一笑,笑容颇具少年心性的爽朗干净:

  “刘妈妈切莫惊慌,过些日子我还会再来听雨轩一趟的,三日后的宴会,定要留我一张桌席啊。”

  刘妈妈呆呆应道:“一定一定,那是那是……”

  心想这世子爷好大的心气,明显即将就要承担叶老王爷的怒火了,他居然还有心思去想着三日后的青楼宴会?

  影侍来无影,去时纵然带着一人,也是无声无息的。

  像是无数黑色幽灵一般,无风自起的飘散起来,像影子一般融入黑暗阴影之中,便消失不见。

  “哼,都说这叶家世子乃是当世奇才少年,年纪轻轻便在边疆战场之上战下赫赫战功,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年轻的恩客看到那少年不过出现短暂一瞬,姑娘们的目光竟然都被吸引而去。

  那火热的目光,简直是恨不得倒贴红包银子扑上去拉回房间春风一度了。

  自然是嫉妒之心大起。

  “哦?”

  那名恩客怀中一名得了深海明珠的姑娘竟是将那枚珠子塞还至他的衣襟之中,直直起身浅笑嫣然道:“公子此话又是从何说起呢?”

  那名年轻恩客微微呆滞的看着这位本应视财如命的红尘女子。

  但见她迷人之下掩饰极好的隐隐怒火,他心中妒火不减反增。

  “夸倒是夸得天花乱坠的,不过是一时好运,沾了顾然将军的光,捡了一些边境军功罢了,也值得你们这般垂爱。

  如今看来,说到底也不过是个风流轻佻的少年罢了,竟然让叶家军影侍都出动了,可见这位世子在叶公心中是何等的令人失望。”

  那名女子呵呵一笑,眼眸眯出一个迷人的弧度,她轻笑一声:

  “马公子倒是义正言辞得紧,可如今的你不也是坐在我听雨轩的堂位之上吗?

  说人家风流轻佻?那公子岂不是成了好色成性,我记得公子您在三日前,还在春意楼中点了整整十名名妓相伴一晚,第二天出那春意门的大楼时,都是面无人色的被人扶着出来。”

  顿时那位年轻恩客面色跟吃了屎的一样难看。

  正因为此事,害的他被学院的教习狠训了一顿。

  听雨轩的姑娘们素来不怕得罪那些学院里的小权贵。

  顿时一旁又蹦出一个环抱琵琶的女子,唯恐天下不乱故作惊讶的掩嘴道:

  “竟还有此事?那如此想来,三日时光定然是难以让马公子恢复身体的,伊伊姐您可要悠着点,莫要缠坏了人家还要倒赔银子可就不好了。”

  此言一出,四周顿时隐隐传来嬉笑嘲弄之声,让这位年轻恩客面色一阵青白。

  他狠狠的瞪了一眼女子,压低声音恶语相向道:“你们两个青楼妓子,莫要太过分!”

  殊不知,这里的女子向来心气儿高,多数都并未将他小小一名潇竹学院的弟子放在心上。

  纵然是听到妓子那羞辱意味十足的二字,那名女子不过眼眸一冷,很快又恢复常色,一脸职业性的完美微笑。

  “马公子自诩为名家子弟,认为人家的军功就是白捡来的,可你远在京城,整日除了吟吟诗,做做对,听听曲,还做了什么?

  如今你身在享乐的暖色桃园之中,又哪里知晓战场的艰辛,又可曾知晓边疆的寒风如有钢刀刮骨。

  而天下第一刀客王川的刀,更是能将人的骨头剔除分离。公子异运筹帷幄,骑着红儿马北行而来,至那蛟岭关外,携着九万大军将会是一种何等碾压之势你我都无从想象。”

  女子目光定定的看着年轻恩客,她虽为青楼女儿身,可此刻那柔弱的身体却是散发这一种让男儿都为之肃然的凛然气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