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时尚大佬 >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 第614章 包。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时尚大佬] https://www.jpcmpv.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清城的大军在宁河镇的保护结界破碎的那一瞬间如倾泻的潮水一般直接全部都涌入了镇子,无视掉那些瑟瑟发抖地躲在一侧的原住民们,清城的守卫们第一时间便朝着镇子周围扩散而去。

    “把镇子都围住了,不要让任何人离开!!”青弥老头高声朝着守卫们喊了一句,然后便领着一队人随意地抓了个宁河镇的原住民问了一下传送阵的方向,直接便带着人快速地冲了过去。

    只是,不管青弥老头他们的速度再快,众人还是无法追赶上乐和与那个肌肉男。

    宁河镇那位执政官与传送师约定的信号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而是在城镇保护结界开启之前,便由一个躲藏在角落里的原住民们帮忙,以最快的速度直接送到了传送师那边。然后当青弥老头他们踏入宁河镇的时候,传送阵上便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暖光笼罩在了乐和两人的身上,带着他们的身影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到青弥老头带着人追到传送阵来的时候,能瞧见的,只是一脸惶恐不安的传送师。

    “有人传送离开了?”青弥老头顿时瞪大了眼睛,几步便走到了传送师的旁边,对着他厉声问了一句,看着传送阵瑟瑟发抖地趴在地上根本不说话之后,这才立刻踏上了传送阵,仔细地在上面看了好一会儿,有些郁闷地再次朝着传送师问道:“说,是不是有人刚刚传送离开了?他们传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第一次,青弥老头有些后悔在大军里没有准备一两个传送师过来帮忙,不然的话,哪里还用得着来询问眼前这个传送师啊,他们自己便能瞧见传送阵内的异样来。只是可惜,他们现在踏入了宁河镇的原住民们一个都没有懂传送阵知识的人,自然不能发现任何的蹊跷来。

    只是,宁河镇那位传送师却是打定了主意不说一句话的,任由青弥老头的声音如雷霆一般在耳边炸裂般地响起,只顾着把脸全部埋在地面上,全身发抖。

    “看着他,老子去找那个执政官!!”青弥老头愤恨地朝着传送师瞪了一眼,留下清城的守卫们留下之后,立刻便带着几个守卫匆匆地朝着镇子大门方向过去。

    作为此刻攻城大军的首领,在踏入宁河镇之后,纪小言就一直和守卫们拦在了城镇的大门前,死死地盯着那位执政官大人与镇子里原住民们的动静的。

    所以,当青弥老头气势汹汹地奔回来时,纪小言就知道他没有在传送阵那边找到乐和的人影了。

    “说,你是不是让那个传送师在保护结界打开的时候,把乐和给送走了?”青弥老头直接便几步跨到了执政官大人的面前,凶神恶煞地拧起了他的衣领,朝着他吼道:“说!!”

    执政官大人一脸害怕的小媳妇模样,一个劲地在青弥老头的手底下摇着头,那模样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了。

    “有人从传送阵那边走了?”纪小言闻言顿时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朝着青弥老头回来的方向看了看,然后问道:“确定就是那位乐和大人了吗?”

    “肯定就是啊!不然谁会在保护结界一打开的时候就传送离开啊!”青弥老头立刻肯定地点了点头,然后恶狠狠地盯着那位执政官大人说道:”那个传送师还不承认把人给传送走了!哼,现在老子看到你算是明白了!你们之所以愿意打开保护结界,就是为了在那一瞬间把人给送走的,对吧?”

    虽然青弥老头的心底还是有些不确定的,但是眼下这情况,就是只有三分的猜测,他也必须要把事情说到十分的真实才能震慑住眼前这位执政官大人,不然回头怎么从他的嘴里炸出乐和的下落啊?

    “你......你们可不要胡说!!我们镇子所有的原住民都在这里,哪里有送走什么人?”执政官一听青弥老头的话,顿时瞪大着眼睛艰难地说道,“我已经让你们进入了我们宁河镇了,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哼,老子看你们整个镇子的原住民都不想活了才是真的!”青弥老头闻言顿时怒吼了一句,抓住那位执政官大人脖子的手也不由地紧了紧,看着他难受地涨红了脸,一个劲地想要吸入新鲜空气的模样,这才冷哼了一声,把他直接扔在了地上,然后说道:“老子告诉你们,你们最好祈祷我们能在镇子里找到那位乐和大人,如果找不到,他真的是被你们安排好了传送离开的话,可就不要怪老子在镇子里大开杀戒了!!”

    “咳咳,你.....你们说过,只要我让你们进镇子里来你们便不会伤害我们的。”执政官大人闻言,根本顾不上自己的难受,顿时瞪大了眼睛朝着青弥老头质问了一句。

    “老子答应过?老子什么时候答应过?”青弥老头一脸不承认的无赖模样,对着执政官大人说道:“我当初只是提议过而已!而且,最终我们也没有答应过你任何的事情!!不过.......要是你现在能把我们要找的人交出来,那么老子也可以给你保证,绝对不伤害你们。怎么样?”

    “骗子!!”执政官大人一脸痛不欲生的控诉着青弥老头,瞧着他满脸的无赖神情,只能咬碎了牙和着血水一起吞进肚子里去。这都是他自己遭的孽啊!!

    “我们的时间不多,所有的人把你们镇子找完之后要是还没有发现人的话,我们可就要开始动手了!作为这个镇子的执政官大人,你可是要想好了!是用整个镇子来为一个人陪葬好呢,还是把那人的下落给告诉我们!”青弥老头凶狠地朝着执政官问了一句,随即便把目光投向了一侧都靠在一起,惶恐不安地望向他们的宁河镇的原住民们,然后对着他们说道:“你们可要看好了!是要和你们的执政官大人一起去送死呢?还是把那个不相干的人的下落贡献出来!!”

    宁河镇的原住民们闻言,全部都赶紧垂下了头,一副什么都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青弥老头有些恼怒了!他最讨厌这样的原住民了。

    这要是到了最后一个两个的都不愿意开口的话,那是不是说他真的要大开杀戒,把整个镇子给屠杀掉了?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啊!

    想到这里,青弥老头忍不住有些苦涩而郁闷了起来。

    要不然,真下不了台的时候,把那个执政官给砍了,然后直接找到了镇城石把镇子给接受了?

    想到这里,青弥老头顿时不由地再次皱紧了眉头,想了想之后,又对着一旁的原住民们说道:“你们可要想好了!不要学着你们这位执政官大人乱想!你们是觉得那位乐和大人是复生门的人,所以想要留下他来,以后镇子里的原住民要是有意外死亡的,或者说是其他城镇有这样的原住民之后,就可以送给他帮忙复活,比去复生门更划算?可是你们想过没有,你们整个镇子的原住民都被我们杀掉了的话,到时候他乐和还会不会愿意复活你们?而复活后的你们,还是你们吗?”

    宁河镇的原住民们一脸不解地偷偷打量着青弥老头,明显是被他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给弄疑惑了。

    “如果我是乐和,你们知道我要是看见整个镇子被屠掉之后,会怎么想吗?”青弥老头一脸邪恶地翘了翘嘴角,对着众人说道:“我会感谢主神大人的!!因为你们整个镇子的人都没有了,那么也不用还人情了!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宁河镇的原住民们闻言顿时身形一震,目瞪口呆地全部都朝着青弥老头望了过来,然后才偷偷地看向了他们的那位执政官大人。

    “你们不要听他胡说......”执政官大人明显也被惊到了,却是在瞧见众人的目光之后,赶紧开口说道:“他说的都是假的!!是骗我们的!!”

    “我可没有骗你们,只是提醒你们而已!你们自己想想,要是换成你们是乐和,你们会怎么样做就是了。”青弥老头顿时冷笑着开口说了一句,然后死死地盯着那位执政官大人,对着他说道:“说实话,老子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你到底是为什么坚信那位乐和大人即使被你们救了之后,以后也会如你所愿地被你控制在手里?”

    执政官大人抿唇,一脸愤怒地看着青弥老头却是没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守卫从镇子里跑了出来,然后站到了纪小言的面前,高声喊道:“城主大人,人没有找到!”

    “没有找到?!”纪小言脸色一黑,顿时看向了青弥老头。

    青弥老头目如寒冰一般地盯向了那位执政官大人,阴森森地开口说道:“听见了吧?现在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要么告诉我们乐和的下落,要不然,我们就开始杀人了!!”

    “我们镇子里没有你们说的这个人!!”执政官扬起脖子,倔强地吼了一句。

    “没有是吧?没有那你们就不要怪我们了!”青弥老头也被眼前的执政官大人气的不轻,瞧着他那番死不承认的样子,只能硬着头皮朝着周围的原住民人群看了眼,然后选中了其中一个年纪最轻的男孩子,一把给抓在了手里,双手掐住他的脖子,对着众人说道:“既然你们都不说,那就不要怪老子狠心了!这个细细的脖子拧一下,只需要咔嚓一声,这个孩子可就没有了......执政官,你可一定要记得,回头让乐和出来的时候,一定要先复活这个孩子才是呢.......”

    “救命!!执政官大人.......我不要死!我不要死!”那个孩子在青弥老头的威胁之下,顿时惶恐地大喊大叫了起来,拼命地看着执政官喊了两句,瞧着他的目光根本不愿意与自己接触之后,这才望向了自己的家人,慌乱不已地喊道:“救救我......救救我......父亲......爷爷.......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孩子.......我的孩子!!”

    几个原住民顿时激动起来,想要往青弥老头的身边冲过来救人,却被旁边的原住民们全部给架住,根本没有办法移动分毫。

    青弥老头瞧着执政官躲闪的目光,皱眉皱了皱,转了下眼珠便直接把一只手落到了那个孩子的后颈,然后一个使力,只见那个孩子顿时整个身子一软,双眼顿时合了起来,从他的手里滑落到了地上不动了。

    “抬走!!”青弥老头立刻朝着身边的守卫们吩咐了一句。

    “啊啊啊啊啊!我的孩子啊!!”一个妇人状的原住民顿时赤红了双眼,疯狂不已地想要朝着青弥老头的方向扑过来,最终却是被人给打晕,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是第一个,我们还可以慢慢来熬!”青弥老头的目光如同毒蛇一般,在人群里搜寻了起来,看的所有有孩子的原住民们都瑟瑟发抖地把孩子抱在了怀里,偷偷地哭泣了起来。

    纪小言的目光在青弥老头和那个被带走了的孩子身上扫了好几眼,这才微微地松下了一口气。

    青弥老头只是把人给打晕了而已!!

    “我们的目的只是要把那位乐和大人给带走而已!只要你们告诉我们他的下落,我们可以保证不再杀人了!”纪小言偷偷地清了清嗓子,坐在戛戛那高大的身躯上,显得异常的有气势,俯视着众人说道:“我是清城的纪城主,我可以以清城做担保,保证我刚刚说的话是有效的。只是,如果你们还是不愿意开口的话,这位青石门的长老大人的脾气可就没有那么好了!要是把镇子里的原住民们都给杀掉了,我想执政官大人你也就名存实亡了吧?”

    那位执政官听到纪小言的话却是猛然一惊,忍不住抬头朝着她看了一眼,然后有些喃喃地问道:“你是清城那位城主大人?可是,你们不是说,不久前还在附近遇见过那位清婉城主的吗?她以前的城市不就是清城?为什么你们没有打起来?”

    纪小言闻言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地朝着执政官大人看了一眼,然后指了指镇子里站着的清城守卫们,对着他问道:“执政官,你觉得我带了那么多的人来是摆样子看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